分类
世界的跳蚤

日本这个跳蚤市场人气爆棚

在蓝天下的跳蚤市场,各种古董、杂货琳琅满目。这里的活动向买家收取1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4元)入场费,但3天的合计入场人数仍然超过5万人。主办这一“东京跳蚤市场”的手纸社运用杂志编辑的经验,严格挑选摊主。打造理念的跳蚤市场赢得人气。

11月中旬,天气晴好,东京的昭和纪念公园被红叶和银杏叶装点得多姿多彩。在以“三天两夜世界旅行”为主题的跳蚤市场上,日式小碟、北欧杂货、家具、二手门扉等应有尽有。此外还有占卜、学习会、音乐会等。高中生情侣、推着童车的父母及老年女性等不同年龄段的人穿梭于会场。

有的人一个一个拿起不同花纹的纽扣进行比较,有的人把二手连衣裙放在身前仔细比量……会场虽然很拥挤,但人们享受在这里悠闲购物、漫步的乐趣。手工制作和自然风格是共通的,在这里仿佛可以感受到异国的市场。

19岁的大学生郡司丸里亚(19岁)和德岛真美(19岁)高兴地表示,“来啦!搭起来好多棚子!”两人从山梨县都留市第一次来到这里,表示“通过喜欢的Instagram博主发布的上次‘东京跳蚤市场’的图片,了解到这里有很多时尚的摊位,气氛似乎很不错”。

郡司表示,“虽然很多次来东京玩,但这里完全不同。仿佛是来寻宝一样”。她看了台湾和越南等的杂货,买了一个800日元(约合人民币)的托特包(tote bag,大手提包)。一位家住东京都世田谷区的女职员(37岁)表示,“和孩子一起逛得很开心,所以不在乎收费问题”。

东京跳蚤市场由经营零售店和咖啡店等的手纸社于2012年创办。如今每年在东京举办两次,今年秋季的活动3天时间共摆出235个摊位。另外,该公司还在关西和北海道举办同样的跳蚤市场。

北岛是杂志《Camera日和》等的编辑,他思考着“不局限于媒体,是否还有其他方式介绍优秀的商品和匠人”。在这一想法下,他召集自己认识的创作者举办了首届跳蚤市场。之后一边完善洗手间和长椅等基础设施,一边扩大规模。“如果说杂志是制作影集,那跳蚤市场就是直播。摊主和顾客都乐于其中,这种魅力令我着迷”。

东京跳蚤市场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摆摊卖货。原则上不会进行公开征集,而是由手纸社的工作人员和有意出摊的创作者沟通。北岛表示,“从店铺到主页、店铺名片都要全部看过再做出判断。设计和原创性自不用说,用心这一点也十分重要”。为了见人气绘本《眼镜猫》的作者柴田启子,北岛曾亲自驱车前往高知县。

27名员工也被要求发挥作为编辑的力量。比如,各活动的负责人要求“希望选出3组符合下一活动的创作者”,员工要响应这样的要求。亲自寻找候选人,并反复地进行判断、加工并提供。

北岛表示“简直要敲上一千次门”,但为了保证活动的新奇度,必须要有编辑的能力。为了不过于偏离主题,每周开会并反复推敲出标准,这也非常重要。

在统一的理念下出摊,对摊主来说也是非常愉快并且有效的。首次出摊的家具销售商“transitlife”准备了日式餐具和椅子等。据悉,价格从6800日元(约合人民币435元)到2.8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794日元)不等的椅子全部售空。员工高桥伸明表示,“客户的敏感度高,聊得十分投机。体验到了卖东西之外的快乐”。销售额也比预期中略高一点。

跳蚤市场的聚客能力也得到了商业设施的关注。曾经在跳蚤市场出摊的调布PARCO的山本仁也店长称赞道,“信息传播力强,社区打造能力出众”。手纸社还在日本各地开办学习会“表现的学校”,认为“不能因物质充足而告终,提议要长久保持”。

手纸社目前在调布市等地运营一些店铺。店内设有挑战区,推动商品制作容易陷入雷同的创作者发起挑战。北岛表示,“打造让创作者拿出真本事的舞台也是我们的工作”。在展示场所旁边的咖啡馆内,也可以看到创作者之间热切交谈的姿态。

当今时代,实体店铺缺乏活力。正因为什么都可以网购,所以有时会想要明确的理念及别人的“背书”。正如北岛所说的那样,“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与志同道合之人分享喜悦”,自己被人所接受的真实感似乎是东京跳蚤市场受欢迎的原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